返台的偽單身行程

img_1330
這沒什麼好解釋的,人生第二組家人。左二右三外套和裡面的禮服,都很驚人,美啊!我右一,跟假髮一樣。
img_1025
以往以截稿就這邊報到,現在則是返台立馬來。姊妹一起,邊按邊滑,人生啊!
img_1058
左一駐巴黎,右一倪萱老闆,我的頭髮,拉直。
img_1283
左邊正妹,永遠一出場,四座驚艷。(已婚,謝謝)
img_1299
偽單身才會幹的事:電梯門自拍。
img_1324
這個約珍珠奶茶店見面,正中想喝珍奶喝到怕的決心。
img_1342
素顏,整桌,隨便聊,隨便繳。

凌晨5點,降落桃園機場,朋友來接,帶了一杯米漿,返公婆家前,我說我得先灌杯咖啡(老梗星巴),並指定途中停下來買蛋餅,一個正常,一個加玉米。

近中午,第一個行程,與之前的編輯碰面,她住巴黎,跨年後即閃,另一個是剛生小孩,都是摯友,再來一個,是兩年沒見。

我一向很敢講,約大家也就直說了:一整年沒按摩了!
沒時間搞我最愛的摸摸型全身SAP,那就「通化街腳底按摩」邊聊天,不如去「橘色火鍋」前,也先去曼都洗個頭,剛下飛機的油頭,很驚人啊!

安和信義店那家「曼都」,像戰場,鬧哄哄的,但絕對適合媽族和趕時間的上班族。但最多的,其實是官太Style貴婦。

瞄到隔壁在做指甲,是啊!不如趁現在,指甲也修一修吧。
修甲馬馬,有點剪太深,痛,我憋著不好意思說,想說應該是我的問題。
形狀普通,上色技巧普通,但快。
潤絲照例加30,還好幫我吹髮的設計師,理解「拉直就好」的意思。

好啦,走,壓馬路去橘色。唧唧匝匝唧唧匝匝,偽單身美好。

下午三點半,「橘色涮涮鍋」,整個滿。
沒特好吃(之前太常吃,可能疲乏),但,這時段,能吃又聊又不必一直忙的(桌邊煮鍋服務),就這兒了。
照例:牛豬各一盤,烏骨雞,甜點杏仁豆腐。

結束,「茶湯會」一杯蔗香紅茶。

下一攤,與永遠的兩位老闆碰面。
地點:「一小步 Un petit pas bistro」。
文青風裝潢+文青店老闆+文青店員,法國風食物。
話題太滿,兩杯紅酒,一些眼淚,我只記得鴨胸和牛排,其他印象模糊。

結束,還沒11點,店太早關,我太想繼續偽單身,轉戰老闆家,再一杯紅酒,順便見見老闆媽。

就這樣,12點前,回到公婆家,進房間親了小肥玩,他睡得正香,我結束了抵達台北的一天。(你媽的體力驚人,有練過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老闆邀我參加尾牙,當然好。(好久沒出場了)
六點半進場,三點多就去「倪萱」,找另一個老闆小叮噹吹頭。
這邊洗頭全台北最無敵,舒服到沒三分鐘立馬昏迷。

照以往慣例,舉凡公司尾牙或美人大賞,我一定在這兒邊弄頭髮邊化妝,再去VIP室換衣服,晚宴高潮忙碌的前奏享受。
但!畢竟我一年沒化全妝了。
轉開假睫毛膠水,是乾的。是乾的,乾到變塑膠塊,一滴殘留的水分也沒。
「假睫毛」,我曾經的天,現在躺在那邊,無能為力。
算了,眼線再瞄粗一點。
還好早就想好,今晚妝感,就靠NARS那支Vera暗紅玫瑰。
鏡子前,徒手描紅唇(唇刷再度找不到),個人覺得頗性感,
一畫完,後面助理妹妹:你畫完妝,整個人很不一樣耶。(是啊,人模人樣了,有比枯草澆水,還開了花。)

不知道,最近小黃司機是否都蠻愛教訓客人。
搭車,前往東區接摯友去尾牙,明明她已走過來了,司機不斷:「不行啦,我會被開單,小姐,你要早點叫他在這邊等啦。」
一路碎念,要下車了,他再度補一句:小姐,你這樣做事情,不行。
我其實火已快滿到頭頂,還好現在修身養性,都裝聾。

尾牙,一直擺盪在好熟悉,又,我老了,感嘆結束。
當然啊!一定要去續攤的,走啦!
這次沒去老地方「君悅」,試一下潮店了(也開了兩年),阿妹男友的「A Light」。
搞神秘Bar風格沒錯,一行人在外面拉門,左拉右拉,就是進不去,原來要打電話叫人開。喔。

裡面好黑,挑好高,吧檯好長,客人好少,調酒好好喝。(這桌點了兩杯馬丁尼,一杯搖的薄冰款、一杯攪的附橄欖款,第二杯有濃。)

隔天Brunch時間,三人約公司樓下星巴喝美式醒腦,聊點八卦。

中午,又另一群人。
太想念排骨飯,再度把沒見要見的,約到「君悅排骨」。
櫃台點餐後,排骨菜飯,加滷蛋。冰箱前,妳一疊我一疊,除了花生,其他大概都拿了。

她們聊天,我低頭猛嗑,第一個吃完。好飽。

下一站,東區「咖朵咖啡」。
哇,一個充滿女性費洛蒙的咖啡店。
多倫多待久了,回頭看台北東區下午茶時段的女生,為她們精心打扮,
拍手。
這桌種睫毛、那桌種睫毛,寬鬆、高領、各式潮款毛衣皆有。名牌包,從YSL到Hermes,皆有。白球鞋、過膝靴、破褲,都有。紅唇、櫻桃、珊瑚紅唇,都有。

我點了水果茶,台一下。
隔天,先與傑出女性約「遠企馬可波羅」會面配白酒(她點了一杯草莓系調酒,傑出女性果然反差大。),(只有我們一桌),兩人從婚姻小孩聊到網路、事業和人生觀。
晚上與Jessica兩人史大華嗑麻辣鍋(這次白湯酸菜鍋,湯頭有達水準,濃多了)。飽後散步,從安和路到忠孝統領商圈,她為我細數,東區有多落寞。(是蕭條,小叮噹是這樣說。)

店租貴死了,生意糟到嚇死了,生存下來的,竟是低價網拍店。

隔天,鮮納肚熱炒+台啤,炒豬肝點兩次。

最後一天,熱炒店外送到家,共點了:蒜香排骨、XO醬醋油條、脆皮G、薑蔥肥牛煲、豬肝啾啾G煲、鼓油皇鵝腸、椒鹽G軟骨、清炒西蘭花、八珍豆腐煲、白燒茼蒿、金沙蛋黃蝦、蒜蓉蒸鮮魷、蒸三色蛋、芋頭排骨煲。
光看這菜單,就嗨了。
中途攝影師帶著大砲和他兒女,加入:麻辣鍋、薑母鴨。
甜點有肉桂捲和檸檬派,我太想吃「紅葉蛋糕」,於是帶了一個十吋經典奶油。最後以友人新事業:「豊菓REiKA」,直送比臉還大的火龍果和蘋果一樣大的蜜棗,當伴手禮回家。

飽。

在台北的生活,由朋友和各個地點串起來。
它讓生活,變得緊湊緊湊的。吃個飯、喝杯咖啡、喝杯酒,彷彿就能清除不安,一覺醒來,什麼都沒啥大不了。

我愛台北,台北愛我。

以上「」的店,都不錯,台北一遊可參考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