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35的凌晨皮爾森機場。。。

FullSizeRender (10)
雖然才離台三個多月,但這次要回台過年,搭機前幾天,每想起就要回台灣,竟有心漏拍的怦然心動感。。。
IMG_4493
深夜機場,通常都精神萎靡。

每搭一次飛機,便佩服所有亞洲航空公司的空姐(晚娘勢力嘴臉、或國外航線如UA、Air Canada就別提了)&慶幸當初考了6家航空公司一心想當空姐削錢(起薪四萬很夢幻啊)每每在第一關就被刷掉,現在回想起來,不過是天意啊__(因為,我根本一點服務熱忱也沒,空姐這種異於常人的工作,是留給天生有服務熱忱、打從心裡付出而會有滿足感的人而生的行業。

長途飛行的客人口臭、顛坡的走道上維持全妝送餐刷卡、忍耐雞跟豬重複兩百遍的不耐、這3個每搭飛機便有的體悟,更認清自己真的不是空姐的料。

一月底返台,我則見識另一個機場奇蹟。

BR35凌晨1:30起飛的長榮直飛台灣班機。

托另一半的福,我們可快速登機,在凌晨精神迷流狀態,只要能及早上飛機昏睡,都好。

一般來說,登機的順序是先行動不變的人(搭輪椅上機),接著商務艙、金卡等旅客。

照理說,輪椅上完,就該我們上了。但半小時過了,我們還在原地。

眼前景象,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的奇景:輪椅人,目測約40台,一台一地勤人員推,總數近百人…黯淡疲憊的神情、在深夜精神渙散的機場、魚貫絡繹無止盡地被推上機,就像一支奇幻軍團,感覺超現實。

這些人看起來不全然都台灣人,內地人、東南亞人都有,有些似乎也沒老到需要坐輪椅,也許有隱疾。

我沒別的意思。

只是納悶,在深夜,零下15度冰冷的多倫多皮爾森機場,在輪椅上,等著搭上長達15小時的飛機回台(有些還得接轉機)…連上飛機都無法自己行走了,在飛機上不就更難過?這樣的煎熬,背後到底是什麼力量讓他們留在多倫多,而非自己的家鄉?

要是我,到了要坐輪椅的年紀,我沒這種賣命奔波的勇氣。寧願待在家,躺在沙發蓋毯子發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